Aria

Aria, 獨唱的詠嘆調. 自說自話自娛自樂的意思. ​​​​


https://www.weibo.com/212549254

新文预告 天地不容 (华港生 X Julian)



坏蛋.

衣冠禽兽. 

斯文败类.

 

总之. 就是一个坏人.

 

明明知道他就是这样一个衰人、坏人,自己却无法把他推开.


试阅(外链)


[他和他]在黑夜的尽头等待你 (六-完) .车。(Kenny X 卢国斌)



国斌的脆弱, 只有他才知道, 也只有他才能包容

──啊. 国斌. 你是我的. 你是我一个人的──

黑夜的尽头. 便是光明的开始.

互相攻守的外链

闲得发慌.

卢国斌 VS 周景臣

你喜欢哪一个? 

我? 当然是两个都喜欢~


間奏曲 -intermezzo- (Kenny X卢国斌)

平日的他,总是用整齐合身的西装把自己严密武装起来,和那高高在上的禁欲的模样对比, 更显得此刻毫无防备地被压倒在他身下的他这动情的神态是如此的煽情而诱惑.

(外链)

[他和他的时序表]

我的朋友给了一个令我深思的提议,

她说我可以标注一下CP/攻受,互攻,也可以写一下简介或者在哪一段的故事,方便读者理解.

我想了想.虽然我尽量按次序放.但因为写作次序和LOFTER屏蔽作梗的关系.是有点乱乱的. 来看文的朋友可能会挺纳闷该从哪开始看起对吧.

横竖有时间.我就捣鼓了如此这般的一个时序表出来.方便大家看文.

(括号部份是原剧没有, 我自己加上去的设定.)

觉得麻烦不想研究的人.从[他和他]在黑夜的尽头等待你 开始看就可以了.

以上. 祝看文开心~

[他和他]在黑夜的尽头等待你-要不要完.由你话事.

要不要完.由你话事.


大家好. 谢谢各位赏光看文.

冷圈作者的我也想要多点回应

我想知道看我的文有什么感觉.会不会觉得啰里八嗦的?

会不会令人难以置信,和人物形象完全两回事?

觉得难看或闷的话也请直说吧,我不会觉得你不给面子我的

 

[他和他]在黑夜的尽头等待你

这篇文可以继续写下去.我本身有写.下面是车的部份.

CP是互攻. (Kenny 视角)

 

也可以差不多在这里完结.

 

我不太耐烦码字了.反正又没有多少回应…

 

如果还想看下去的.请留言把感想告诉我吧. 如果一个月内微博加上LOFTER都没有十个八个回应的话.那就算了.不写车的部份了.

 

怎样? 要上车吗? 


[他和他]在黑夜的尽头等待你 (五, 完?) (Kenny X 卢国斌)

(五)

为了排解康复期间的无聊. 除了钻研心理学之外. Kenny顺道把电脑,机械,武器…各式各样有可能对U384有用的知识都学得更精进了. 后来甚至连绘画,雕塑,摄影也有涉猎, 他也开始得意洋洋地见人就向人家这样自我介绍: “我叫Kenny, 搞艺术的!”

 

杀人, 也可以是种艺术嘛.

 

Kenny对自己的成绩很满意, 这样, 他就能更有力地帮助国斌. 成为他的依靠了.

 

后来. 他向卢国斌认真地解释了他的病情. 国斌也同意接受他为他提供的治疗.

 

事情. 应该就此告一段落了.

 

应该是这样的.

 

痊愈过来的Kenny, 重投入他每晚花天酒地的玩乐生活.在不同的男男女女中找乐子.抱着或妖娆或火辣的各种各类的女人来调情嬉闹. 实在忍不住时. 就抱着或健硕或修长的各种各类的男人来发泄他难以对思慕的人启齿的欲望.

 

他和他. 依然是合作无间的好兄弟. 好拍挡. 不多也不少.

 

虽然……每晚在他的睡梦中. 他总是在和他亲热. 又或是. 狠狠地侵犯他.

 

既然自己不敢把心意告诉他. 那就这样吧. 只要能一直在他身边看着他也就够了.

他是这么决定的.

直到那晚他窥见卢国斌的真心为止.

 

那晚. 和平常其他的晚上没有什么不同. 他随便找个夜场抱着几个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喝酒耍乐至烂醉如泥. 没想到半夜时却被自家的众多兄弟团团包围着.摇醒他要他跟他们回去.他们个个都神色紧张.如临大敌.

 

发生什么事了?

 

 

──卢国斌. 他们的No.1, 正在为他不见了的事. 在大发脾气.

 

 

半醉半醒的Kenny侧着头, 意图分析他们带来的这个消息. 只感到脑海一片空白.

 

怎么可能呢?

 

国斌从来不会对部下的私生活加以过问的呀.

 

而且,他从未见过卢国斌发脾气.

 

直到他见到暴跳如雷的卢国斌, 他才相信了.

认识了那么久. 他从未见过优雅的卢国斌这样失态. 而那原因. 居然是为了自己.

 

他喝得醉醉的没留意到自己的手机没电了.

卢国斌担心和总部失去联络的他. 担心得大发脾气. 发散了所有的人来找他.

 

看着卢国斌生气的脸, 听着他大声斥骂他的说话, Kenny差点就要把他抱入怀里狠狠地亲他了.

 

为他的安危担忧的他. 是如此地可爱.

 

虽然.他心里明白. 这可能也是他那创伤后遗症的影响. 

 

Kenny不自觉地感谢老天留他一条狗命. 要不是他还有命在. 又怎能有机会看到这样子的他. 

 

那晚之后. 他不再极力隐瞒对他的心意. 开始明目张胆地赖在他身边. 他们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瞹昩.

 

他爱他. 而他也需要他留在他身边. 

 

还有比这更棒的事吗? 

 

有啊. 

 

那就是文洛, 那个他交往得算是最久的女朋友的背叛. 把他和他之间那似非而是的瞹昩关系捅破. 把他们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他终于可以和他在一起了.

 

真正在一起之后. 他才发觉国斌竟还未完全从创伤中恢复过来.

平时像个没事人的他精明能干. 果断英明.

然而想太多的他总是有数不尽的事情需要劳心.

每当精神过于疲累时. 国斌在半夜里总会发起烧来.然后就会像今夜那样再次陷入那无边无际不断循环的恶梦之中. 直至他的他一次又一次地把他拯救起来为止.

 

“Kenny……”国斌因发烧而滚烫的脸颊紧紧地贴着他的脸颊摩挲着. 声音低哑地呜咽问着一个他已问了很多次的问题:

 

“Kenny.为了我. 值得吗?”

 

“值得, 当然值得” Kenny不厌其烦地回答.望进国斌那湿润美丽的眼睛里.一次又一次地肯定地传达着他的心意. “为了你.死也值得.”

 

只要他想听. 要他说给他听千次万次他也愿意.

 

“呜…我不要你死…” 国斌狂乱地吻着Kenny, 就像是要和他融为一体的急切. 

“Kenny…不要走…留在我身边…”

 

“啊…国斌…我不走. 我哪里也不去…”Kenny用力地回吻他的他.想要藉由身体的触碰去更深地安抚国斌受伤的灵魂.

 

──吶. 国斌. 别怕. 不论黑夜如何黑暗. 我总会在黑夜的尽头等待着你的. 一直. 

 

夜. 更深了.


[他和他]在黑夜的尽头等待你 (四) (Kenny X 卢国斌)

吶.其实.这全篇其实是一篇包车的文.你相信吗? 



(四).

 

那颗卡死在他脑袋中的子弹.带来的后遗症是无分日夜突然来袭的强烈眩晕和头痛, 

以及随之而来的痉挛和休克. 

每次发病, Kenny都恨不得拿枪往自己头上轰一发算了.

但又舍不得卢国斌.

尤其是在他知道他的他的病情之后.

要是自己就这样死去了而令到他的病情恶化.那他就算死了也不会原谅自己. 

再说.

一想到以后也见不到他了……

光是想象, 他就已经难过得无法承受. 

头痛算什么, 

休克痉挛又算什么.

这些痛苦再难忍也只不过是生理性的.

注射点吗啡, 吞一大把止痛药什么的. 压它一压忍它一忍就过去了.

 

但是国斌不同.

创伤后遗症本来就是军人常见的精神问题.

而他之所以会发病, 归根究底就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国斌从小就在帮派打打杀杀中长大. 自幼丧母. 和他父亲又合不来.

能出落到现在这样精明卓越.

成为精英中的精英的海豹突击队的分队队长. 

到现在带领他们一众兄弟为他们的愿景和使命奋斗. 

完全就是凭他个人的努力和才干才致.

然而他心底里那份无法排遣的不安和孤独感.

少年时就流落在异乡的孤苦无依.

他家遭逢的巨变, 家破人亡的无助,仇恨,自责和哀痛. 

被迫从军队引退的委屈和愤懑.

现在成为领导者的责任感. 对前路未知的彷徨.

再加上他本身思虑太多, 

早就形成他精神上的重担了.

而他为他挡枪.没错是救了他.

但他在他面前倒下的冲击也正正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那一刻化为真实的攻击统统往他身上招呼过去.

是以.

他才会在他倒下来后疯癫地向对方还击.

把明明处于劣势的战况硬生生地掰回来. 甚至吓得敌人在他们的援兵赶到之前已忙不迭的撤退.

是以.

他才得以在恶劣如斯的境况下凭他一己之力带他回来.救他一命. 

 

Kenny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时间.但只要一息尚存.他都要留在国斌身边.支持他保护他.帮他做所有他能为他做的事.

 

其实吧.不是不可笑的.

杀人如麻的智能型杀手.

却是如此珍视自己身边的人.

这种矛盾. 连智商几近天才的Kenny自己也解释不到.

他只知道.在阳光下笑着招手叫他过去自己身边的国斌.

是他今生看过最美的风景.

只要能一直留在他的身边.

不管是杀人放火. 他什么都肯做.

哪怕是最终要跳进地狱的无间烈火之中.

只要还能牵着他的手.他心甘情愿.

 

“既然今次我也死不去.医生说我还有大把时间慢慢玩, 那就要玩大的!”



[他和他]在黑夜的尽头等待你 (三) (Kenny X 卢国斌)

(三).



Kenny不知道那日卢国斌是何时到达的.

 

他只记得. 他一直等到日落了还未看到他. 在药物影响下越来越疲惫的他却仍想等他来. Kenny惆怅地透过窗帘边看着落地玻璃窗外的落日和渐渐消散的晚霞边自言自语地咕哝: “什么嘛.不是说他每天黄昏之前就会来, 一直陪我陪到差不多天亮才会走吗…? 果然是骗人的吧……” 

 

到他不知怎样糊里胡涂的从打盹中醒转过来后. 卢国斌已坐在他病床旁的椅子上看着他了.

 

──如果.这还算是在“看”他的话.

 

没有亮灯的房间里黑漆漆的. 触觉敏锐的Kenny凭直觉还是立刻发现屋内另有他人.他警觉地立刻绷紧身体来防备.身上串串的维生管子令他心里头闪过一丝焦虑.这样开打起来的话毫无疑问他会处于下风. 他也不知道现在这个状态下自己还能使出多少力出来抵抗. 然而对方却纹风不动. 

 

老实说.要不是那个人还有呼吸的话.他真要以为这是不知是谁把蜡像放在他身旁看他笑话的无聊恶作剧了.

 

待双眼适应了黑暗之后. Kenny看清了那个人的样子后忍不住惊呼出来.

 

“──国斌? 你怎么了?”

 

卢国斌就这样坐在黑暗中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 不. 是他这个方向. 不不. 也不对. Kenny觉得眼前的人根本就无知无觉. 看不到任何东西.

他就像个只是刚好被人放置在这里的假人或是蜡像而已.

卢国斌那张好看的脸像是被凝固了似的一点表情也没有. 那双本来灵动的.能看透人心的眼眸. 此刻完全是呆滞的失去了焦点, 似看着他但更似是望着虚无.

 

天不怕地不怕的Kenny. 此时也不能不承认. 他真的被他吓着了.

 

“国斌, 国斌! 卢国斌!!”

不论怎样叫他也没反应. Kenny终于忍无可忍地起身抓着卢国斌的肩膀用力地摇撼着.身上插着的数不清的管子拉扯着他身上各处的伤口. 痛得他龇牙咧嘴, 然而却一点也比不上他的心痛. 

 

他的国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都是因为他的缘故……吗?

 

Kenny又慌又乱. 要是从此以后. 国斌都是这个样子. 他要怎么办?

 

 

 

“……Kenny?”

 

不知道过了多久. 卢国斌总算回过神来了. 

他大吃一惊地抱着不知何时起已清醒过来, 正在疯狂地出尽死力摇晃着他的身体的Kenny, 明显地对刚才自己的状态毫不知情.

 

“怎么了? Kenny? 你冷静一下, 医生说你现在不可以情绪激动……”

 

话还未说完. Kenny已经抽搐痉挛起来了. 卢国斌赶忙通知24小时stand-by的私人医生来替他注射镇静剂, 但是直至他再次昏倒之前. Kenny的手仍然紧紧地抓着卢国斌的手腕不放.直把他手腕勒出条条血痕.那双眼泪满满在眼眶打转仍死死盯着他看的眼睛.看得他心都痛了.但又是如此的不明所以. 

 

这. 就是他们. 第一次真正的拥抱.

 

 

直到后来. Kenny痊愈了之后. 卢国斌问他那次是怎么回事. Kenny仍然只笑笑不肯回答.

卢国斌只知道, 自从他醒过来之后.对心理学的研究忽然认真了许多.

Kenny聪明又爱玩, 兴趣也广泛. 他因为贪玩一早就有学过些有的没的心理学. 也常常说玩弄人心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但他如此认真却是少见.

“怎么? 想转行做心理学家吗?” 卢国斌打趣他.

 

──是啊. 我要做你专属的心理医生.

 

Kenny注视着被海风轻轻吹拂着的国斌那浓密的发丝和俊逸的脸庞. 在心里温柔地回答.

 

国斌耳朵上戴着的耳钉在阳光下闪着亮光.那是Kenny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要求他作为为他挡枪的报答. 没想到一向讨厌戴任何饰物的他第二天朝早已去打耳洞.把他送他的耳钉戴上了.

那一圈钻石围绕的黑曜石耳钉.和他自己戴着的白金钻石耳钉刚好是一对. 也不知道他究竟发现了没有……Kenny摸摸自己的耳朵笑起来.

 

对他的情意, 已经是欲盖弥彰了. Kenny却不敢告诉他.

只是因为. 卢国斌看起来就不像是个会喜欢同性的男人.

他太在乎他了. 他不敢拿他们的情谊作赌注.

 

他怕. 他输不起.


[他和他]在黑夜的尽头等待你 (二) (Kenny X 卢国斌)

(二).



Kenny知道, 那次他为他挡枪.

在精神上给国斌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因着这件事故.U384的名号才得以响亮起来.

人人都知道他们的首领No. 1不仅仅只是看起来冷酷厉害而已. 

实战能力更像是战场中的修罗.

很多本来打他们主意, 想趁他们阵脚未定前铲除他们的组织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而本来困难重重的招募人手的工作忽然变得非常顺利. 

很多人都因为好奇或仰慕卢国斌而纷纷答应加入.甚至主动要求加入.

也使得U384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为一个跨国界的新势力.

 

事实上, 当Kenny从四个多月的昏迷之中苏醒过来时.U384的规模早已比之前壮大了三倍不止.

这是他们当初无论如何苦心钻营也求之而不得的突破性进展.

然而Kenny却丝毫开心不起来.

因为只有他看到事实的黑暗面.

这件事差点把卢国斌整个人给摧毁掉了.

 

 

原来, 愈是坚强的人, 愈是容易崩溃.

 

 

Kenny还记得当他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后. 第一时间来探望他的是他的一班好兄弟.但他最想看到的人却没有出现. 难掩失望的他却很快意外地发现他们的话题竟然统统和他念记着的人有关.

 

躺在病床上, 听着No. 3456他们七嘴八舌绘影绘声地描述的卢国斌如何如何英勇的战绩. 看着从来不曾从他们脸上看到过的对卢国斌这个人的敬畏和崇拜. Kenny只觉得他们夸张得像在讨论一部他从未看过的电影的情节. 而那个主角.居然便是他相识多时.暗暗思慕了许久的那个他.

 

可能吗? 

那个不论何时也冷静的内敛的卢国斌? 

 

除了觉得匪夷所思之外.心里头荡漾的便是那份满满的甜. 

 

原来.是他凭一人之力从败局中把自己救出生天的 (虽然明明是他为他挡子弹在先), 原来.他是这么的着紧自己的死活.

 

──原来…我在他心中也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嘛.

 

Kenny忍不住甜笑起来.

 

那个时候.他只一心一意盼望着那个人的到来. 他胡思乱想了很多很多个不同的重逢的场景.

 

──他会不会在见到我时. 激动得一把抱住从死门关逃回来的我?

 

──又或者.他会不会开心地大声叫着我的名字,冲过来大力拍我的肩? 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每一个想象. 都让他开心又期待不已.

 

但他怎样也想不到. 现实. 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之外.